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煤电实业公司王琳琳散文:知了叫声声 
发布时间:2022-09-01 11:50:23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雨过天晴,知了叫声声。

我在客厅,它在窗棂。

它的声音激越亢奋,像一位蓦然莅临的忘情的歌者,自顾自地唱着长长短短的散歌。

“只要你听着我的歌儿落了泪,请不必探出窗儿来问我‘你是谁?’”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,天地间亦没有两个彼此完全相同的东西。我不知道这一只洋洋盈耳的知了长什么样子,体长几许,生命几何。彼时,我端坐在沙发上喝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,水汽氤氲使得自己不得不摘下眼镜。咫尺天涯,耽于小小的距离与视力局限,我看不到它。然凭借响亮的声音,我能准确地认定,它就在离我不远的客厅窗户上。

我不想惊扰它纵情的歌唱,只想委婉地靠近,让这返璞归真的大自然的声音留驻得久一些。这世间,总是渴盼太多,凡事探究,破坏了等待的诗意,缺失了留白之美。于是,我端起水杯,轻轻移步至靠窗瑜伽垫边上的小矮桌前,顺势伏案跪坐,让眼眸和耳识灵敏地停伫在窗棂,怔怔地锁定那个并不明朗的“点”。臆想一直保持欣欣然的听觉,用心用情捕捉和回味这美妙的清音。我知道,蝉的一生不易。它要蛰伏地下几年、甚至十几年,才能换来一个夏天的光明。如此漫长而隐秘的生命周期,是怎样的一种煎熬,需要多么强大的毅力和坚守!而一只鸣蝉最长寿命不过六七十天。何谓生命苦短,何谓只争朝夕,何谓“生命的存在、活跃和强盛”,这独特的小生灵给予人类深刻的诠释。

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”。此时此刻,浅浅笑对。知了声声,洒落眉间,心里却开出一朵白莲。这可爱的小精灵已然撩起季节的衣襟,将尘世的衍杂和喧嚣隔在窗外,带来一股自然的清净和安宁。身心激荡在纯粹的音律中,愈发感动于它的执着与真诚,由衷敬畏和珍惜生命来之不易。聆听是更深层的关切。无论如何,每一次听到它的鸣叫,我都要给它行注目礼。

然而小时候,我的关注点并不在悦纳它的声音,而是“捕蜩以为食”,关注它提供的食物以及玩物价值。大晌午,我和小伙伴满山坡满树林疯跑,顶着骄阳到处捉知了。一旦瞄准,任其多么薄如蝉翼的翅膀也扇动不起来了。我们蹑手蹑脚靠近,小手掌曲成小屋顶的样子,像一个金钟罩以稳准之势覆盖,并快速连贯地搭上另一只小手,保它无处逃逸。然后用从水泥袋封口处拆下来的白线绳把翅膀绑起来玩耍,玩腻了,再放到铁皮炉盖上烤着吃。

那时候家家户户门外面都有一个砖块垒成的煤火炉子,炉子上盖着拴了铁丝的铁皮盖,炉膛里的火被煤渣炉灰压得温吞吞。我们老练地把捉来的知了压在发红半掩着的炉盖上烤,或者塞进火星堆里烧,以懵懂的熟度做参照,不熟以为熟,大肆张扬着、硬生生撕扯翅膀下的小块肉吃。多么残暴!想起逍遥游里《痀偻承蜩》的故事,当年的我们也像驼背老人一样,骄矜自己探囊取物的技能和本领呢。有些事情,真得是年少无知的盲从。小孩子捉知了吃是那个艰苦贫穷年代里一种不知初起的无心效仿,无知者无过吧。那些旧光阴里的好或不好,都在季节的循环往复中成为永远回不去的曾经,于不经意间做了笑谈。

不知几时,四周安静了。知了不叫了,它飞走了。我知道,生命的昂扬不在此处在彼处,天地间绽放不竭的生生之力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华体育APP官网(集团)有限公司(华体育APP官网(集团)有限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黄陵矿业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